海蒂一到金姆的公寓,就建议他们去见金姆的网上情人莉萨帕森二号。通常,金姆是个违反规则的人,一个狂野的女孩,她的妈妈让她做任何她想做的事,但自从金姆上周告诉她他们的消息后,海蒂一直在想莉莎帕森二号。当海蒂发现金的妈妈晚上要外出时,她邀请自己睡了一晚。

“你不想做热狗吗?”金挥舞着包裹。她把它放在外面太久了,保护性的冰已经融化,肉又白又粘。金捏了捏皱巴巴的一端,眨了眨眼睛。

“你怎么了?她是你的心上人。你当然想去。”海蒂会让金恢复正常,那个冷静、懒散的假小子。“你从不做饭。”

“我觉得这是个待在家里享受狗狗的好夜晚。我有蛋黄酱。”

“金姆。来吧。我们必须去见她。有这么多的积攒。”

“我还以为你想在家里玩个痛快呢。”金姆拍着热狗,向海蒂吹着充满肉的空气。“只有我和你。像老。”

海蒂抚平了她飘逸的头发。她十四岁,但看起来十二岁,在学校里总是被人欺负。她喜欢这种惊吓别人的新感觉,尤其是金姆,他是最大胆的一个。谁首先发现了这个神秘的网络女人。海蒂今晚要去波士顿,看金勇敢地吸引一位成年女性,这样,在接下来的日子里,她就可以自己和一位成年女性调情了。她吸了一口气。“你是说你是胆小鬼。”

“不太可能。”金姆的头往后仰,下唇露了出来。

“你觉得自己很坚强。”海蒂说。“但你不是,不是吗?”

尽管他们已经成为最好的朋友将近一年了,海蒂从未如此大胆地和金姆说话。她走上前去,装出一副恐吓的样子。金姆翻了翻眼睛,但说:“好吧,随你的便。”然后拖着脚走进阴影里,准备瞄准。当金姆用一只手打字,另一只手按摩热狗时,海蒂隐约出现在她面前。